獨角獸查理

随笔 (午夜巴黎,流动的盛宴)

木末芙蓉花:

最近在重读英文版的《流动的盛宴》,海明威对自己年轻时20年代巴黎的回忆录。然后...插图里出现了F. Scott Fitzgerald(The Great Gatsby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跟老婆孩子的照片,这没啥好奇怪,他俩在巴黎的时候,关系颇不错,关!键!是!,那张照片,让我想起了午夜巴黎里的抖森,像到哭!放个照片感受下:


救命TT  TT 喜欢的作者加上喜欢的演员。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当时电影院里全都是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老太太,那种看到自己喜欢的作者在大荧幕上活过来的感觉一定超级超级棒吧。

之前很多人都觉得乔治 · 克鲁尼是美国中老年妇女的心头好,我感觉加上伍迪艾伦的话,他不一定能得第一名呢,哈哈。

于是奉上几张菲茨杰拉德跟抖森的照片来对比下吧 ^^



说句题外话,《流动的盛宴》非常好看,是属于我所划分的‘奢侈的阅读’的类型,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没有任何价值观或者人生建议需要你去消化,就是单纯的坐在海明威对面,跟他一起喝一杯Marsala,听他回忆巴黎早前的人和事。有寒冬夜,也有盛夏日。那时候的巴黎,in the rain, the pavement shines like silver. 省下买新衣服的钱,就能买到你心爱的画。出门走几条街到博物馆,坐在塞尚跟马奈的画下写东西,一转眼太阳就下山了。二楼的阁楼上有壁炉,坐着剥小橘子吃,写不出东西的时候,就把橘子皮放在火上,看它燃烧出蓝色的焰芯。海明威说,

All you have to do is write one true sentence. Write the truest sentence that you know.

评论

热度(12)

  1. 獨角獸查理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